父亲是个无趣的人,如今的他,有了新的兴趣

时间:2019-08-23 来源:www.programaavozracional.com

  父亲是个无趣的人。

  上班,吃饭,睡觉。

  其余不感兴趣,电视都少看,按遥控器换频道的速度,和我现在打字差不多,透着不耐烦。

  我推荐的片,看着看着就没耐心,史泰龙的《第一滴血》,施瓦辛格《真实的谎言》,他能睡着!

  用我们行话说就是:精神文明建设缺失。

  1c5775bbc204f1f7d23403d87574377d.jpeg

  我明明记得年轻时的的他,挺“雀跃”的。

  小时候,爸经常在外面凑场,酒量又差,老妈经常说:叫你爸回来吃饭!

  据说喝酒用过碗,常在外喝的杯盘狼藉,回家吐得,胃都被酒吓坏了,一口反~应有施耐庵的趣。

  八几年偷偷买表藏床下怕妈妈看见喽,我很小很小时候家里就有“双卡录音机”,引领时尚~应有beyond的趣。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家里有软剑,虽然粗糙,依旧是寄托吧(前年我给了老爸一把正经开刃的武士刀,贴心吧)~也有金庸的趣。

  我不太小的时候,他还开了鱼池,半在凉台下,半在院子里,构思巧妙,想着种上藕,“鱼戏莲叶间”~有陶渊明的趣。

  ……

  然则啥时候不再雀跃,无趣了?

  许是初中,那时候父亲在田里刨地,转过头和蒋辉爸爸说“怎么觉得不行了,到了年龄了”,幼小的我忽然有点悲凉,爸爸之前使不完的劲。

  许是高中,那个年代学杂费绝对是大开支,爸爸越发沉默,四处刨活,经常发火,节衣缩食,要账赔笑,还账惴惴。

  许是大学,那时候,我可劲作,挂科七八门,后来才知道他一个月收入600,给我500,其他同学生活费也不过一月300。

  ……

  慢慢的,生活和儿子“两把刀的监禁”让他失去乐趣,机械化生活,还有点斯特哥尔摩,比如我偶尔表现好一点,他就很开心,完全忘了我是“施暴者”。

  酒不喝了,友不聚了,手表耗尽最后一次上弦的力量停滞,录音机蒙了尘,软剑做了大盆的底箍,鱼池填平和别家院子一样中规中矩……父亲终究被生活驯服,泯然众人矣。

  而我,一天天长大,一点点勇敢。犯糊涂,然后改正,成长,努力保存着心里的少年。

  c2d46f355f0af02dddb36ce54530a890.jpeg

  忘了什么时候,大约是个明媚春天的早上,父亲拿回一根伸缩鱼竿,跟我说:有时间了我们去钓鱼呀。眉眼都是笑。

  后来,我在南屋收拾旧物,经常看到那根被尘封的鱼竿。

  有时在门后,有时在窗台……

  再后来,就没再见过。

  想来20多年了。

  如今,我在这海岛上生活,门朝大海,钓鱼是居民的日常。

  今年新房子就装修好了,老爸,你能不能说话算数:

  就像好多年前,你拿着鱼竿,站在阳光里对儿子微笑

  “我们去钓鱼啊!”

  c2d46f355f0af02dddb36ce54530a890.jpeg

  王宏章,1984年生,莱芜人。从事国内外工程十二年,现于长岛综合实验区交通与住建局工作。尚武备,爱交[,文体广涉,皆浅尝辄止。喜书画篆刻、古典文学,亦聊作随笔自娱。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