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驱动2018年巨亏超1.28亿 业绩对赌补偿怎么算?

时间:2019-08-29 来源:www.programaavozracional.com

业绩对赌补偿怎么算?

  汽车零部件2天前我要分享

  

  被收购以来业绩最惨淡的一年

  一点汽车研究院获悉,作为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领域的明星企业的上海电驱动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业绩遭遇滑坡,严重亏损.27万元,成为2015年以来最惨淡的一次。

  上海电驱动的亏损给其母公司大洋电机的业绩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根据大洋电机近日发布的业绩快报,2018年度大洋电机实现营业收入.09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6.95%;营业利润-.91万元,同比大幅下跌681.43%。利润总额和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2万元和-.14万元,同比分别下滑511.69%和666.67%。

  据一点汽车研究院了解,上海电驱动于2015年被大洋电机收购时承诺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业绩分别为9400万元、1.38亿元、1.89亿元、2.77亿元,事实上仅有2015年完成了承诺,这与当年地方政府为完成新能源汽车投放数量的行政任务而采取的一系列疯狂行为关。随着新能源汽车骗补事件在2016年被曝光,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严厉整顿,以及补贴退坡等政策的影响,尤其是2018年新能源商用车的市场销量整体低迷,直接造成了上海电驱动的业绩下滑。

  

  海电驱动被收购时的业绩承诺与实际完成情况统计

  产品毛利率下降和战略开发成本上升是造成上海电驱动2018年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据了解,上海电驱动 2018 年毛利率为14.80%,与2017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0.56 个百分比。

  从整个行业来讲,2017年以来,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造成了新能源汽车关键部件价格的下调,而动力总成系统价格的下调次数尤为频繁。上海电驱动2018年的产品降价幅度高达8.6%,严重影响到其毛利率。

  此外,上海电驱动的主要产品集中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尤其是插电式混动商用车。2018年全国插电式混动商用车销量同比下降高达58%,而上海电驱动当年新能源商用车动力总成系统收入占整体营业收入比重为 46%,同比下降 29%,导致整体毛利率下降。

  据一点汽车研究院了解,上海电驱动在新项目开发和建设方面的投入也是造成其业绩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亏损了,业绩补偿怎么算?

  上海电驱动被大洋电机收购时作价35亿元,其中8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给各股东,27亿元转为大洋电机的股票。贡俊作为上海电驱动的创始人,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获得了2.8亿元的现金和约9亿元的股票。股票解锁期为2019年2月4日。

  在收购时,上海电驱动对2015-2018年4年的业绩均做了承诺。期间若实际净利润低于承诺,则各(股东)责任主体进行现金补偿。

  实际情况是,上海电驱动2015年业绩超额完成,无补偿;2016年低于承诺,大洋电机实际控制人鲁楚平补偿了1220万元,由贡俊控股的其他两家责任主体西藏升安能实业有限公司和西藏安乃达实业有限公司分别补偿了806.6万元和259.2万元,共2286.1万元;2017年承诺利润没实现,鲁楚平补偿了约2197.95万,西藏升安能补偿706.3万元,西藏安乃达补偿3325.62万元,共6229.91万元。

  收购时确定的业绩补偿计算方案为:鲁楚平补偿现金=(当年承诺的利润数-当年实际实现的利润数)×35.%;西藏升安能补偿现金=(当年承诺的利润数-当年实际实现的利润数)×11.%;西藏安乃达补偿现金=(当年承诺的利润数-当年实际实现的利润数)×53.%。

  

  2018年上海电驱动出现自2015年收购以来首次业绩亏损,亏损.27万元,且连续三年未达业绩承诺,与业绩承诺差距巨大。按照业绩补偿承诺,鲁楚平应该现金补偿1.43亿元,西藏升安能应补偿4598.6万元,西藏安乃达应补偿2.165亿元。

  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电驱动领域的领军人物,贡俊分别拥有西藏升安能和西藏安乃达76.78%、59.25%的股份。(一点汽车 马冬)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